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生如夏花。

看了一段安乐死的纪录片,感觉有些东西想说。
关于生命,我们无法选择到来的时机,但是相对平等的,我们拥有选择自己离开的时机,和方式。

前提是,你选择行使自己的权利。

记录片中的老先生很清楚因为渐冻症,他的人生将慢慢地被腐蚀。
所以他在离开前的那一段时间显得非常平静。
而这份平静伴随的是他身边的人的,異乎寻常的淡定。

一杯水,老伴的手掌的温暖,然后,永夜。
妇人的泪水像海啸般冲击着我,而之前铺陈的合理在这一刻看起来都那么的荒谬起来。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你几十年来都习惯了陪在你身边的人突然离去,尾随而来的不知所措的寂寞。
而你也很清楚的知道这寂寞将跟着自己,一直到自己也离开的那一天。
而那一天会是什么时候到来,你自己也不清楚。
人生突然像在等一班不哓得什么对候才会到来的公车。

一向以来我都觉得安乐死是一种权利,但是在看了这段记录片后想法却有点模糊起来。
到那一天来临前应该还有好一段时间,也许我应该多思考关于那一刻来临时的安排?
不为自己,只怕让身边的人面对永无止境的寂寞。

巴厘岛人像拍摄 24-27.06.2017

想回忆一下上一次的人像拍摄,才发现自己不曾认真拍过人像。
是有过外拍人像,但是和拍摄对象总不会太过熟悉到可以完全沟通自己的想法,而对方也可以尽量的配合。
穿的漂漂亮亮的,在沙滩上走过烂泥,路面凹凸不平,还要保持裙子的洁白。
这点就非常困难啊。

还好这次是自己的女朋友,沟通方面的问题就不存在。加上她的配合度也很高,愿意陪着我穿山涉水的,于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人像拍摄的乐趣。
由于经验的不足,能够指导的动作也很少,就出现了同样动作,不同背景的现象。

但是人像摄影的终极奥秘其实很简单,就是被拍摄对象要长得漂亮。
至少要自己打从心里觉得好看的,才会有足够的动力去思考,然后拍摄,然后大胆的分享。
这点我也是完全没有心理障碍,自己的女朋友总会满意啊,要不然就不是我女朋友了。

参与的部分除了她自备的服装外,自己也在巴厘岛的乌布市场买了一套认为比较适合她的服装拍摄。由服装阶段开始参与,感觉真的很不同。

这一次全程使用所谓的旅游镜拍摄,组合如下:
Sony A7R + Zeiss 16-35 f/4 
Sony A7S2 + Zeiss 70-200 f/4
全程没有使用闪光灯,没有使用脚架,所以只有在自然光充足的情况下才能够拍摄。

经过这一次经验的累积,也许我应该考虑脚架,灯架,柔光器材和离机闪来进行下一阶段的拍摄。
当然,拍摄的模特还是同一个人啦。

敬甘老师,和他的勇气

“若有一天若我消失在世間
若有我的故事給誰人熟識
不管阮是成功或是失敗 我的名字 號做勇敢
唱作美麗的歌曲 一字一句 一世人到永遠
一遍擱一遍”
五月天《勇敢》 词:阿信 曲:怪兽

P1000698

27.12.2007 -01.01.2008 是一段我认为值得纪念的日子。
那是我登山日子的起端。
朋友们是Cari登山论坛的山驴党,领队是甘苍林老师。
当时的山友在脸书都还有见到,除了不见掉的甘老师。

这不是一篇写关于记忆的文章。
我想说说我认为的,甘老师对于自己人生,套入别人的期待,大众对成功的定义,身边所有人的眼光,和怎么坚持自己的勇气,的想法。
当然这里写的是我个人的看法,毫无参考价值。

老师纽西兰大学毕业,园艺科背景,毕业以后在新加坡工作几年,然后回到马来西亚开始山岳大学。
不晓得老师上大学时选的科系是自己喜欢的,还是因为成绩的关系选的。
我是一个废材,唯一擅长的就是如何把自己的一生混完。对于未来我根本没有概念,所以我大学选的科系就是跟着哥哥选读他读过的科系。
回到甘老师身上。
我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工作环境的难堪,老师是选择离开新加坡,还是逃离。但是可以想象,要离开一份虽然不喜欢,但是却有稳定收入的工作,是需要勇气的。
这是我对于老师的认知,由自己的角度认为的,第一份绝大的勇气。这份勇气,今天为止我都没有。

一直到遇见甘老师的2007年,这些年之间,我只知道老师继续着山岳大学,透过这里对外分享着他的知识,还有理念。
去过老师的家,知道他过得并不宽裕。但是他还是没有吃回头草,跑回去上班下班打卡过日子的人生。
这种坚持背后,是我认为的,第二份勇气。

以前看过一句中国驴友间传的很频密的话: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
不走寻常路需要很大的决心,因为你将要面对的是和别人不一样的经历,可以借来参考的例子并不多。
上学读书上班结婚生子老去,附带大家认为人生要成功就要有钱的看法,加上对于自己老后日子的担心,凑成配套组合成我们大部分人的指南。
老师的勇气在这里彰显无遗。
也许有人把这种方式定义为现代人生的输家,逃避者,但是我却认为,能逃脱体制,坚持那么多年的甘老师,比每个月为了贷款孩子忙的焦头烂额的赢家,起码胜在有一个自己想要的人生。
人的一生,如果只是为了别人的期待而活,最后成了别人的功,活了别人要你过的一辈子,最后子孙满堂的落幕,葬在风水最好的墓地,那还算自己的一生吗?

我还是希望,有机会的话,再和甘老师一起登山。
就算他人有没有到,这些年来登山的日子里,他每一次都在陪伴着我。
就算没有挂在嘴边,那步伐,那节奏,那心态,都已经融合在我的人生路上。
就算我没有学到,老师对于人生的勇敢态度。

ChangLa Pass 的幽灵

  
弯曲的路上朝着 Chang-La Pass 开去,一路上路况不好,司机大哥没有把车开很快,长途跋涉在车里有点昏昏欲睡,望着窗外突然看到山谷里有几个黑点。

就几个月前,司机大哥说,三辆军人卡车失控撞入谷底,几个士兵牺牲。

这条是世界第三高可行驶公路,我们在由列城去Pangong Lake的路上。路边白茫茫的雪山,是否有几个士兵的灵魂就算去世了,也还徘徊在附近,继续保卫国家?

印度的指环

  
在列城的一个角落,一个残破的店铺里坐着一个老工匠。

我拿起相机要拍,他说拍照要二十卢比。兑换过来大概马币一块钱。

我看着他摆卖的工艺品,有指环,箭镞,和其他的饰品。

我想起槟城浮罗山背喷泉交通圈旁边的那个老工匠。印度这个比较少话。

我用三百卢比买了这个指环,然后拍照。

回到新加坡的房里擦了半天也没有神秘巨人跑出来满足我三个愿望。

但是指环上的灰尘倒是弄干净了。

于是就拍了一招照片。

是为纪念。

归去来兮。列城,北印度。前记,后记?

LEH21

周五的晚上,整理着这一次印度出走的照片。

星期三早上抵达新加坡,昨天开始上班,今天周五。

感觉好像还醒在列城的民宿,等两个三八的家伙睡醒以后一起去找吃的喝的玩的。
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老板的日子,我适应得很好。

就要搬家了,明天晚上去看了最后一间房以后,周日就搬。
希望下一个地方不必继续搬了,东西越来越多。旅行,登山,摄影的装备越买越多,越来越麻烦。

心里盘算着,先把照片都整理好,再把笔记写出来,再计划下一次的出走。
不要游记,不要流水账,就只要一篇篇的短文就好。文字要可以陪伴自己喜欢的画面,那么记忆就不会褪色的太快。

嗯,才在整理第二天的照片,还有好多好多没有弄完啊~

继续努力吧~

吉胆岛

 
那天回去吉胆岛,大概去了四次还是五次了。

岛上越来越多民宿,越来越多游客。但是我觉得还好。

这次有发现,岛上来来往往的脚车,很多都是在转圈子。大概就没有什么娱乐,有些人就卯起来转圈。早上到晚上,都有。

椰浆饭依然好吃,依然因为懒惰出门拍不到日落,云层厚拍不到日出。

啦啦煎味道普普,蚝煎的蚝小到看不到,吃了味道十足的海鲜粥虽然很贵。

那船一坐上依然昏昏欲睡,冷气依然诚意满满,摇头老歌依然不停播放。

那天新加坡老板惊讶的问我,你那么喜欢旅行,原来去过很少国家啊。

我说我知道吉胆岛上大家都爱骑车兜圈,那边有绿色的拿督公庙,客栈的小孩记得我的脸,那里半夜可以拍到照片美美冷厉的港口。

那是我的旅行的意义。享受着每一次的新发现,偷偷的自豪,而不是到此一游式的签到啊。

马来西亚,不出国其实也算旅行的,我自以为是的认为。老板只要准时付钱给我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