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生如夏花。

看了一段安乐死的纪录片,感觉有些东西想说。
关于生命,我们无法选择到来的时机,但是相对平等的,我们拥有选择自己离开的时机,和方式。

前提是,你选择行使自己的权利。

记录片中的老先生很清楚因为渐冻症,他的人生将慢慢地被腐蚀。
所以他在离开前的那一段时间显得非常平静。
而这份平静伴随的是他身边的人的,異乎寻常的淡定。

一杯水,老伴的手掌的温暖,然后,永夜。
妇人的泪水像海啸般冲击着我,而之前铺陈的合理在这一刻看起来都那么的荒谬起来。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你几十年来都习惯了陪在你身边的人突然离去,尾随而来的不知所措的寂寞。
而你也很清楚的知道这寂寞将跟着自己,一直到自己也离开的那一天。
而那一天会是什么时候到来,你自己也不清楚。
人生突然像在等一班不哓得什么对候才会到来的公车。

一向以来我都觉得安乐死是一种权利,但是在看了这段记录片后想法却有点模糊起来。
到那一天来临前应该还有好一段时间,也许我应该多思考关于那一刻来临时的安排?
不为自己,只怕让身边的人面对永无止境的寂寞。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